我以四个孩子的母亲的身份,来思考孩子所吃的食物

我以四个孩子的母亲的身份,来思考孩子所吃的食物

我以四个孩子的母亲的身份,来思考孩子所吃的食物

作者 / 生产专栏 / 星期一, 27 5月 2019 15:34

每当我说,我用“无农药”、“无肥料”的方式栽培蔬菜,总会惹来“种菜经验者”的讪笑:“没放肥料,怎么种得出来?”

没放肥料,真的种不出来吗?没有人为路边的野草施肥,野草也照样春风吹又生;森林,野地,如果没有被人干预,也能一直生生不息地循环;中国山水画的常客—峭壁上的古松,阿里山的神木,即是死了,人还是会找些理由:那些植物生命力强啊!那些植物没有被採收、搬出。。。。。。那么,蔬菜,水果等作物,生命力不强,到底是谁害的?是虫吗?是人啊!

一直让蔬菜“饭来张口”,蔬菜哪会努力扎根,具有生命力呢?长期使用化学肥料,会让土地盐化、酸化,害土地失去生命。那么,有机的就可以了吧?

你不需要认同,反对也可以,我以四个孩子的母亲的身份,来思考孩子食物时,我这么看:最流行的“厨余堆肥”-里面什么都可能有,包括被你切掉,你觉得农药残留最多的地方(果皮,外叶、根部),然后堆积、发酵,农药就变不见?怎么可能!

最古老的“人畜粪便”—以前的人和动物哪像现在这么苦,食物里都是药,那么,排泄物还能躲得掉吗?

最干净的“黄豆渣”—现在可是“基因改造”居多呢!国外有研究报告说,蜜蜂采了基改作物的花粉后,行动变迟缓,但人没关系。因为人比蜜蜂大很多,那么土壤里的微生物呢?

最便宜的“蔗渣肥”—台糖好像没生产有机糖吧?

而且,如果施放过多氮肥,还会造成蔬菜硝酸盐残留,甚至有致癌物质的危险。我找不到冒着这么多危险,也非放肥料不可的理由。

而“农药”的害,虽已是人尽皆知,但往往把它定位为“必要的恶”,而默许它的使用。只要订定一个使用安全基准,就觉得“安全”;只要过了几天,就可以“安心”採收。

然而,是事实上又是怎样呢?安全基准往往只针对单一样品做测试,但谁做了多种样品同时食用,交叉反应后会产生什么后果的实验呢?就是你啊!做做人体实验,看人会不会越练越强,等这地球上的其他生物灭绝,人类就可以当上“小强”了。

而过了多少天,农药会不见呢?十五~二十年!没错,不是十五“天”二十“年”DDT已经禁用几十年,现在还能在北极熊的身体里检查得到呢。检验土壤时,甚至还验得到十几年前的农药残留。你怎么会相信,十五天撒上去的农药会变不见呢?

农民都会种一区自己吃的菜,减少或避免农药使用,但大多数的消费者显然不会以安全为第一优先,因为市场上卖得最好的,其实是最便宜的,外表美丽的蔬果,为了种出这样的蔬菜,农药、肥料就变得不可或缺了。

虽然每个人都希望得到健康,却在某个角度,廉价地把自己的健康卖掉,讽刺至极的现代人,支持着把生命当商品买卖的农业。究竟,这样的恶性循环,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?我也不知道,但我很清楚,我或许无法改变整个世界,至少,从自己的餐桌开始改变吧!

标签

作者

陈惠雯

陈惠雯

一位热爱大自然的医师娘。秀明自然农法协会理事长、台湾幸福农庄女主人黎旭瀛妻子、台湾北投小区大学讲师、作家

写个评论

热门分类

搜索